381章嚣张的鬼脸(1 / 2)

史碧丝蹈空而来,如同一座大山当头压下。

西罗罗浑身冒出星光,在他厉喝出“星光倒流”后,他的身子竟然拉开了与史碧丝的距离。

史碧丝眼中的轻蔑不见了,代之以凝重之色,神情复杂地看着西罗罗。

突然张开大嘴,这一次没有出现黑洞,而是喷出一颗炎凤弹。

相比黑洞,炎凤弹虽然暴烈,可是威力比逆天的黑洞神通就小了许多。

西罗罗突然拿出一只星盘来,对准史碧丝·白莲,原来这次探险最大的收获就是它啊,他的神情变得从容不迫起来。

就在这时,满天星斗开始旋转,尽管是在白天,可是天地间充斥着充盈的星辰之力。

繁星似织,交错纵横,星汉曜曜。

星空永远是如此神秘,有无数秘密等着人们去解开。

纵算强大如史碧丝立即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,她惊疑不定地看着西罗罗手中的星盘,突然现出惊恐的神色。

作为一个活得够久的生物,经历的事情多了,见识难免会比别人广些,经验难免会比别人丰富些,这都是用血的教训换来的。

眼见西罗罗将要翻动星盘时,突然间他屁股上传来一阵剧痛,手一歪,星盘偏离了史碧丝,一道无比恐怖的星芒从她脸边擦过射上九天。

原来是那只刚出生的小烈焰锯嘴鸟,缘于血脉的感应产生了救母的自主行动。

感知那星盘的恐怖,史碧丝也拿出吃奶的力气,吐出一副《盛世繁华图》来。

一刹间,天地充满了生机,如同春风拂面。

西罗罗定睛一瞧,哪是图,分明是个域,一股无比充沛的力量从域中降临。

形势逆转,西罗罗的懊悔无复以加,心中暗骂了声:小畜生!

这个时候史碧丝已隐入了自己的域中,她终于松了口气,那个轩辕古墓终于要出世了,看来世道要变了。

原来生死盘竟然是一只青铜星盘,上面镌刻着一幅极其古老的星图,竟然是以十二黄道对银河进行划分。

源于炎黄大陆的青铜器上刻着西方的十二黄道,这件事实在是蹊跷,难道发明十二黄道的是轩辕黄帝?

原先挂在西罗罗屁股上的小烈焰锯嘴鸟早被史碧丝救走了,她此刻热泪盈眶,她终于有自己的孩子了,她竟然被刚出生的孩子救了。

正是这面神奇的生死盘逆转了命运,消除了史碧丝的诅咒。

可是此刻丈夫却永远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,她心中却变得无喜无悲,捧着孩子,无限感慨。

眼见自己如飞蛾扑火般投向史碧丝的域中,西罗罗使尽吃奶的力气,大喝道:“星光倒流!”

一股无比巨大的反推力从星盘上传来,终于使西罗罗摆脱了困境,但是他已如惊弓之鸟。

史碧丝的强大,已吓破了他的胆,手持巨宝却拼命逃窜。

突然间一条无比巨大的尾巴横空出世,一尾将他扫出不知多少万里远,空中有人怒喝道:“还我女儿命来!”

西罗罗可正是倒了大霉,哪知这儿竟预伏着一只无比巨大的九尾狐。

她森冷的双目充满了杀机,女儿的殒落,使它怒欲狂。

不远处叠满了魔兽们的尸体,显然都是路过这儿的倒霉鬼,其中赫然有那强大的岩浆领主。

而火灵芝正是它看守的,为了采撷它,不知有多少高手丧生

但此刻这只曾经无比霸道的岩浆怪首领,无比凄惨,身上的命火已熄灭,身体粉碎,显然早失去了生命特征。

西罗罗无意卷入了两个女人的战争,何其无辜。

此刻在鸟巢里,那高大雄伟的宫殿门口,正陈列着一具庞大的烈焰锯嘴鸟的尸体。

在它面前的祭坛上,摆放着一具五尾玉面狐狸的躯体,它的头颅与尾巴皆被平整的切除。

史碧丝怀抱着儿子回到宫殿里,神情复杂地看着那具狐狸的躯体,心头恨意才稍减。

她坐下来,想了会儿,终于打开自己的域,阵眼处赫然埋着一只五尾狐的头尾,无边烈焰正熊熊炼化着它们。

空中仿佛传来幽冥地府阴寒的气息,一阵飘渺的声音似有若无,却充满了媚惑:“郎君,我美吗……”

“郎君,我好想呦……”

“郎君,我还要,对,再深些……”

……

肉麻的话,保证听得人面红耳赤,它飘忽不定,无孔不入。

史碧丝恨欲狂,可是想不听也不成,除非她将那头尾取出,可以正遂了那贱人的愿。

贱人,偷我丈夫者必须死,死,死,死!

史碧丝却不知外面仇家已寻上门来了,只因没有确定凶手,两人尚未交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