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姑姑和侄女(第一更)(1 / 2)

硬核厨爸 旁墨 479 字 13天前

丈夫带着小徒弟在后厨忙碌,苏若曦在算好了早上的账目后,把收银台的抽屉锁好,便开始很认真收拾起餐馆。

将每张桌子上,中午摆放的筷笼和各种调料盒给收起来。

因为晚上苏记是做炒菜,所以筷笼和调料实际上是不会被使用。

刚把所有的东西收掉,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。

“如果你们想要做成雅致的私厨小馆,你应该去学习一些东西,要知道任何一家私厨餐厅,都需要有自己的风格。

而且你需要准备精致的餐布,还需要准备配套的餐具,以及一些上档次的酒具。

你们这里,实在是太不专业。”

听到这样一番长篇大论,苏若曦扭头循着声音看过去。

看到苏澜馨独自一人走了进来。

今天的苏澜馨,没有如平时所见的那样,穿着非常讲究的服饰,而是穿了一身非常休闲服饰。

一袭长裙,上身是白色衬衣,加上了一件小西服。

不得不说,如此装扮的苏澜馨,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个5o多岁的人。

甚至苏若曦的眼中,自己的这位姑姑很有一点点少女范。

愣了一阵,苏若曦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警惕,不自觉就透露出一点点的敌意。

苏澜馨款步走进来,伸出手,指尖轻轻滑过桌面。

“嗯,很干净,看起来你们打扫的很用心。”

接着苏澜馨走在餐馆里,认真地观察了一番餐馆内的布局,非常认真进行了一番审视。

“你们这些桌子摆放有些不好,这样摆放太中规中矩,你们应该充分利用餐馆内的空间,把桌子进行一些错落的摆放。

另外,你们全部统一用四方桌子,这也不好,千篇一律显得太单调,应该换一些圆桌搭配着用,会让餐馆里的布局有更多变化。

如果可以,把以前的大圆桌用上,可以安排两张或者四张。

摆放在四个角上,或者干脆在一边摆放圆桌,另外一边就摆放这种四方桌。”

苏澜馨真的是说了很多,甚至就连餐馆里应该增加什么样的细节布置,以及应该选用一些合适的桌布,都是跟苏若曦一样一样说着。

苏若曦面对姑姑突然而至,然后对餐馆进行的一番指点,也是一脸惊讶。

她心里忍不住在想:这是什么意思?做好了要夺走老匾,甚至包括餐馆的打算吗?

明明还没有比,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你们赢呢?

苏澜馨事无巨细,跟苏若曦说了很多关于餐馆布置的东西,还给出了一些餐馆设计上的思路。

苏若曦虽然是觉得非常不满,但听苏澜馨说的很多东西,她又会觉得似乎挺有道理。

就这样,一个说,一个在旁边听。

不知不觉,姑姑和侄女两个,竟然在苏记餐馆里一起呆了挺长时间。

苏澜馨说的差不多了,看向苏若曦问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问?还有我说了这么久,难道你连一杯水都不给我喝吗?”

苏若曦被姑姑这样一说顿时醒过神来,然后赶紧去给姑姑倒了水。

放在水杯的同时,苏若曦问:“你,你刚才说的那些布置,真的会让餐馆看起来更好的吗?”

苏澜馨抓起苏若曦放下的水杯,一点也不讲究地把水一饮而尽。

呼出一口浊气,苏澜馨看向侄女:“看起来,你对餐厅设计完全没有概念,如果有时间的话,我觉得你应该去我那边学一学。

你丈夫从国外回来,他很多眼界上的东西,如今可能已经超过你了。

所以你想要跟得上丈夫的步伐,你也应该给自己充充电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可以让你去我国外餐饮集团培训中心学习。”

姑姑的一番话,把苏若曦给说的有点懵。

好半天,苏若曦突然醒过神来说:“你想要把我给调走,然后继续跟我爸还有一帆他们抢老匾和餐馆吗?”

苏澜馨听到这话先是一愣,紧接着看着侄女突然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哈,你也太敏感了,你觉得,你留下来,能够改变什么吗?最终能否保住苏记,其实关键在你丈夫身上吧?”

说到这,苏澜馨一脸严肃地警告侄女。

“我需要提醒你,永远不要完全相信男人,很多时候你以为自己的男人很可信,但实际上他们并不可信,所以无论什么时候,你都需要保持警惕,你要去充实自己,让自己能够驾驭你的丈夫。”

苏若曦听到这,神情又是一变,看向姑姑的眼神更加奇怪了。

苏澜馨也不在意,继续说着:“我想如今苏记的财政大权应该在你手上,这个很重要,男人不能给他们太多钱,有太多的钱,他们就会变了。

啊,对了,你知不知道,你丈夫回国前,帮一家餐厅获得了三星,所以他应该得到了一笔非常丰厚的奖金,他没有给你吗?”

苏若曦又是一愣,但马上就说:“他的钱,我觉得应该让他拿在手上。”

苏澜馨一脸严肃说:“你这就错了,你应该把那些钱拿在自己的手上,这样才能更好控制他。”

听到姑姑这样说,苏若曦忍不住问:“那您也是这样对姑父的吗?”

苏澜馨听到苏若曦的话,神情陡然一变。

苏澜馨脸上神情变化,也是让苏若曦有一点点警惕。

不过在苏若曦准备应付对方发火时,苏澜馨那股蓄势待发的气势又突然消失了。

“如今陈威已经不再是你姑父,他只是我公司的打工仔,所以他的钱,我不会管他如何去用。”

苏若曦一脸平静地说:“我相信我丈夫,我能感觉到,他对我,对女儿,对我爸都是真心的,所以我不认为我们的婚姻,需要靠掌管他的钱来维系。”

苏澜馨看着侄女,有一种像是在看待自己女儿时目光,又像是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。

良久,苏澜馨摇了摇头:“你和年轻时真很像,都是那样不顾一切去相信一个男人,可是后来事实证明,那个我们不顾一切选择信任的男人,未必能够对得起我们的这份信任。”

苏若曦非常坚定说:“不,我认为我丈夫值得我信任。”

苏澜馨愣了一下,突然就笑起来,大笑甚至像是停不下来,笑到最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。

看到对方的样子,苏若曦有一点点担忧,迟疑了一下还是去收银台拿了一张纸巾递给了苏澜馨。

苏澜馨接过了纸巾,折叠好放在眼角的地方,轻轻地在眼角处按了两下。将要留下的泪花给吸掉,并没有用纸巾去擦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