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 无相(1 / 2)

天字第一當 骑马钓鱼 3145 字 2个月前

光线变成了昏暗的紫色,整个会场的气氛也是瞬间压抑了起来。

此时庄盐亭、师长兴和段赢相互看了一眼,然后一起对着我父亲发难,看样子他们是想要拖住我的父亲,让我父亲没有精力去抢夺一会儿即将出世的灵宝。

庄盐亭一狼一蛇两个黑影伴在他的身侧,跟着他一起对着父亲右侧冲去。

师长兴身上蝉翼一般的气息流转,然后握紧拳头从正面对着父亲的胸口猛砸一拳。

段赢在擂台上跳了几下,挪动自己的位置,同时将四支千刃对着父亲的身后甩了过去。

父亲这个时候没有再像之前一样不动如山,而是微微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他整个人好像变成了一道残影,直接“呼”的一声原地消失。

庄盐亭和他的侍魂,师长兴的拳头,段赢的千刃,全部落空。

再看父亲躲过三人的攻击后,一个箭步来到了师长兴的身后,师长兴反应也是很快,拳头直接向自己的身后扫了过来,父亲一把抓住师长兴的手腕,然后手腕一抖,手臂往前一压。

师长兴“啊”的痛叫一声,然后飞快发动周身的蝉翼气息,直接挣开了父亲的手。

同时师长兴向前跄踉了几步,在站稳身体后,轻轻揉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和肩膀处。

袁氶刚则是在我附近说道:“天路十六字诀,‘寸’字诀,方寸之间,力可断钢。”

击退了师长兴,父亲并没有立刻停下自己的动作,而是快速捏动指诀,一根法天矛忽然出现在他的手中,双手虚握法天矛,猛挥动几下,对着庄盐亭的侍魂猛刺过去。

两只侍魂这次没有退,而是张开嘴喷出黑色的气息,形成一个盾牌的形状。

父亲的这一矛,就刺在黑盾上。

此时,段赢操控的四支千刃已经再次绕到父亲的身后。

父亲“哼”了一声,又一根法天矛出现在父亲的身后,同时两只虚无的透明手臂也是缓缓出现,直接握住那根法天矛,对着四支千刃打了过去。

“当当当当……”

四支千刃被拦了下来。

这次袁氶刚皱了皱眉头没有给我解释,反而是不远处的成觉大师“阿弥陀佛”了一声说:“用道术方式,释放我佛家的无相法身,宗施主不亏是道法第一人啊。”

“同时也说明宗施主心如镜,可照善恶。”

说罢,成觉大师再次“阿弥陀佛”了一声。

我这边不由激动起来,父亲这术法花样也太多了。

再看庄盐亭侍魂的黑盾,已经开始破裂,只是瞬间,他就要坚持不住了。

师长兴活动了一下手臂,再次猛冲了过来,他从侧面跳出来,对着我父亲左侧的太阳穴猛出一拳。

父亲不慌不忙,法天矛戳破了庄盐亭的侍魂的黑盾,以矛挑起,将两只侍魂挑飞,再挥动长矛对着师长兴猛刺过去。

师长兴来的太快,已经来不及后退,只能双拳交叉在身前挡住父亲的这一次道术攻击。

“嘭!”

法天矛刺在师长兴蝉翼的气息上,一阵猛响,师长兴直接被击飞了五六米。

他后退趔趄了几步,然后猛踩一脚,在地上踩了一个坑,才稳住自己的身形。

父亲身后的无相法身这个时候已经露出了阵容,一个透明的人形虚影,站在他的身后,将他的身后守的滴水不漏。

那透明的虚影将近三米,身材伟岸,身披透明的铠甲,带着无脸的面具,样子十分的英伟。

再看父亲,周身的外周天气息也是终于形成,是一个直径差不多二十米左右的球形区域,在这个球形区域内,父亲好像是没有弱点的。

他好像就是真仙。

庄盐亭,师长兴和段赢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纷纷退出了我父亲的外周天气息。

他们彼此看了一眼,然后又看了看擂台下面的其他三个暗三家的老怪物。

那拄着拐杖的老怪物这个时候就说了一句:“保留实力,抢夺仙迹。”

擂台上三人也是点了点头,然后纷纷远离了我父亲。

再看天空,昏暗的紫色云彩中慢慢裂开一道缝隙,然后一道紫光对着擂台正中央就射了过去。

那紫光十分厉害,直接穿破父亲的外周天气息,然后照射到了擂台中央的地面上。

“轰!”

擂台正中央忽然发出一声爆炸,同时一个一米多深,三米多宽的坑出现,在坑的中央插着一根黑糊糊的胳膊粗细的石头柱子。

那石柱最少一米五长。

随着紫光落下,暗三家擂台下三个老头子也是纷纷跳上了擂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