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8(1 / 2)

清脆的银铃声荡入耳中,空中轻舞的女子抬手解开了襟带,身上的轻纱缓缓飘落,她身上好似穿着异国的服饰,单薄而华美,裸露在空气之中的曼妙腰肢盈盈一握。

林思慎偏开了头,瞧见了身旁的几人正争抢着女子脱下的纱衣。

李启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旁,他略带深意的看了林思慎一眼,凑到她耳边低声笑道:“林兄,看傻眼了吧。”

林思慎笑了笑没说话。

李启抬眸扫了一眼那些狂热的仿佛失去神智般的客人:“这姑娘是异族人,林公子应当听过吧,异族女子遍体生香容貌绝美尤擅乐舞,我们可是花了大价钱才买下这么一个极品中的极品。”

异族是晋国的一个隐居世外的族群,因不与外族通婚所以人数极为稀少,他们鲜少出现在人们眼中。据史书记载,异族千年前便存在于晋国,古往今来所有担任祭祀祈神的巫师,皆是异族人。

在民间传说中,异族人甚至都有通神的本事。

许是因为血统,异族人无论男女样貌都极为俊美,又因这个族群太过神秘。所以在寻常人眼中,异族女子就如同天上的仙子一般圣洁。

可林思慎不这么觉着,无非就是因为异族人隐世,鲜少出现在世人眼中,又加之无数编撰的故事,这才多了那么一层面纱让人想要揭开。

不过都是一群普通人罢了。

李启看出林思慎的兴趣似乎不大,他低声一笑上前一步站在所有人眼前,负手朗声道:“诸位,今日这位异族女子,价高者得。”

“价高者得?”林思慎正在发愣之际,身旁突然挤来了一个人,秦灏拽了拽她的衣袖低声问道:“林兄,借给我些钱。”

林思慎偏头看了他一眼,摇了摇头劝道:“你就别凑热闹了。”

秦灏嘿嘿一笑,抬眸看着半空中的女子,咽了咽口水道:“你没听过牡丹花下是做鬼也风流这句话吗,这样的绝色美人,就是倾家荡产我也想一亲芳泽。”

林思慎瞥着他,果断道:“你别打我主意,我没钱。”

秦灏见她衣服兴致不大的模样,有些讶异道:“我说林兄,你怎么突然转了性子,以往你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林思慎敷衍道:“我可是快要成婚的人了,自当要稳重些。”

正当两人说着话,在场的客人们已经开始出价了,起价便是一千两白银,还有人在不停的叫价。

秦灏脸色一变,神色瞬间萎靡了下去,不甘又无奈的嘀咕道:“这些人的钱好似大风刮来似的。”

林思慎在一旁低声笑了笑,秦灏虽然是庆国公的小儿子在家中备受宠爱,但是庆国公一月也不过才给他了二百两的月钱,平日就挥霍光了,还少不了问林思慎借钱。

此时别说一千两,怕是五百两他都拿不出来。

随着叫价越来越高,显然已经有不少人囊中羞涩败下阵来。

眼看着有人喊出了一万两的高价,众人都目瞪口呆的不甘说话了,李启环顾四周:“刘公子出价一万两,可还有人要出价?”

说完也不见有人出声,李启便抬头对着女子招了招手,女子松开了握在水中的红绸缓缓而下,白皙的玉足点地轻轻一旋,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铃声,轻飘飘的了落在了地上。

青丝倾洒而下,女子垂着的眉眼轻轻一抬,狭长的桃花眼淡淡扫过人群。她赤足站在李启身旁,如葱白般纤细的指尖抬起轻轻一挑,面上的轻纱便随之落下。

看清女子的容貌众人不仅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只见女子五官好似精心雕琢的一般,精致的挑不出半点瑕疵。

她的肌肤如同上好的羊脂玉,散发着温润的光泽。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,双眸清浅剔透,掺杂着一丝若有似无勾人的魅意。鼻梁挺直鼻头微翘,红唇弧线完美,娇嫩的仿佛快要滴下水一般。

她的样貌看上去略显清纯,又完美的揉入了一丝魅惑,叫人只看一眼便情不自禁的生出拥有占据她的念头。

众人之中,林思慎也呆呆的看着女子,不是因她被这女子的容貌惊艳,而是因为她认出了这个女子。

难怪刚刚女子未除下面纱时,她觉得女子的双眸有些熟悉,原来这并不是错觉,眼前的女子她的确见过,还曾有过交集。

孟雁歌。

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成了太子手下可以肆意买卖的货物。

只不过今日的孟雁歌,似乎跟她之前认识的孟雁歌有些不一样,她记忆中那个肆意又张扬的女子,此时却如同一个乖巧美丽的木偶,站在李启身旁微微垂着眉眼。

这让林思慎觉着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,或者说这个女子只不过跟孟雁歌长得太过相似,其实并不是同一个人。

正当林思慎怀疑之际,女子似乎察觉到了饱含侵犯打量的一众目光之中,那一道异样的眼光,她缓缓的抬眸向着林思慎望去。

看到林思慎的那一瞬,她的眼神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眉头也跟着轻轻一蹙。不过这异样的神色只发生在一瞬间,很快她便移开目光,恢复了之前的模样。

有人咽了咽口水,红着眼举手喊道:“我再多出一千两。”

见了女子的容貌,众人又疯了一阵,本是一万两的报价又往上喊了起来,最后还是那位财大气粗的刘公子,拍口两万两。

这回众人又丧气了,不满的看了刘公子一眼后,只得放弃。

李启满意一笑,对着人群招了招手,一个身材矮小瘦弱的公子趾高气昂的推开了身前的人,走到了李启跟前,他眯着双眼死死的盯着女子,咧开嘴露出了一口黄牙嘿嘿笑着,那垂涎欲滴的模样,叫人看一眼都觉得恶心。

李启一拂袖,拍了拍刘公子的肩头,而后笑着低声道:“刘公子,今夜她是你的了,好好享用。”

刘公子搓了搓手,他看着女子咽了咽口水,而后伸手就抓住她的手腕,迫不及待道:“美人你放心,公子今日一定好好疼惜你。”

秦灏一脸妒意,他咬着牙不甘的跺了跺脚:“要不是老子没钱,哪里便宜的了这个丑八怪,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跟着这个恶心人的东西,当真是可惜可叹。”

林思慎站在一旁没说话,她一直盯着女子的脸看,直到看到女子被刘公子牵住手腕,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时。她突然垂眸叹了口气,而后上前一步朗声道:“我出一千两。”

众人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林思慎,先是愣了愣,而后毫不留情的哄堂大笑。

有人忍不住大声嘲讽道:“我说这位公子,人家刘公子可是出了两万两,你出一千两是在做梦吧。”

许多人一时没反应过来,皆是在嘲笑林思慎,可李启却是微微一眯眼盯着林思慎道:“林公子说的,可是一千两黄金?”

林思慎抱着手臂淡淡一笑,她环视一圈后,走到李启面前:“没错,一千两黄金。”

“疯了吧,一千两黄金。”

这回倒又轮到众人愣住了,这还真是有人愿意为了美人一掷千金啊。

李启了然一笑,看向了一旁的刘公子:“刘公子,你看如何?”

“这...”刘公子愣了愣,抓着女子的手却没舍得松开,他挺了挺胸膛道:“都说了今日中价的是我,他就是一万两黄金,那也是来的太晚了。”

李启只是微微一笑,压低声音提醒道:“刘公子,价高者得。您若是舍不下美人,大可再出高价。”

刘公子脸色白了又黑,他气恼道:“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嘛,都说了美人归我,还敢放人叫价。”

闹了一通之后,眼看着李启把几个魁梧汉子叫了出来,刘公子这才悻悻的松了手,就算他权势再打也不敢真在此闹事。

一众哄闹之后,李启派人将林思慎和女子送入了角楼之中。

入了屋子,领路的人便退下了。

门一关,将外头的嘈杂通通隔绝,屋内只余下她们两人。

林思慎还未开口,女子便一转身笑意吟吟的看着她:“敢为这位为小女子一掷千金的公子,高姓大名?”

林思慎站在门后白了她一眼,皮笑肉不笑道:“你不知道吗?”

女子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的亮光,她佯装惊异的捂唇道:“公子这话说的倒是古怪,小女子又未曾见过公子,怎认得公子是谁。”

林思慎绕过她施施然坐在桌边,提起茶壶斟了一杯茶:“孟雁歌,你继续装。”

孟雁歌没否认,只是轻声一笑,而后缓步走到林思慎身后,白皙的指尖轻轻在她肩头上一点:“林公子还真是财大气粗,一千两黄金都出的起。”

林思慎毫不客气的拂开她的手,而后转头沉声问道:“你在这做什么?你到底是什么身份?你是太子的人?”

孟雁歌眉尖一挑,旋身坐在她身旁,而后撑着下巴笑意吟吟的看着她:“你问这么多,想我先回答哪一个?”

“每一个。”林思慎端起茶杯正要喝一口,孟雁歌却突然伸手盖在茶杯之上,在林思慎诧异的目光中,她狭长的桃花眼轻轻一眨,而后指尖轻轻在林思慎手背上一划。

林思慎手一抖,快速的抽开手,被丢下的茶杯眼看着就要掉在桌上。

孟雁歌迅速的伸手一挽将茶杯稳稳的抓在手中,滴水未洒。她戏谑一笑,而后就着茶盏红唇一抿喝了一小口,又塞回了林思慎手中。

被调戏了一番的林思慎一脸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茶盏,而后正色道:“你别闹了,我问你,你到底是不是太子的人?”

孟雁歌戏谑一笑:“谁说我在这,就得是太子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