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8(2 / 2)

林思慎将信将疑的看着她,孟雁歌的来历实在是神秘,她曾派人去查过孟雁歌的身份,但并未查出她的来历,除了孟雁歌的名字,林思慎对她几乎是一无所知。

今日在这里撞上孟雁歌,她更是好奇了:“你既不是太子的人,那你在这做什么?”

孟雁歌漫不经心的勾起一缕发丝把玩着:“好玩啊。”

她的答案显然太过敷衍,林思慎并未相信,她盯着孟雁歌半晌后,又问道:“那你,真的是异族人?”

孟雁歌放下手中的发丝,戏谑的神色好歹是正经了一些:“这倒是真的。”

听了她的回答,林思慎眼中闪过一道暗光,她敛眸问道:“你们异族人,不是都常年隐居在深山之中吗?你为何会出来?”

孟雁歌眉头微蹙,她轻哼一声:“你问题可真多。”说完她突然伸手搭在林思慎肩头,而后凑到她跟前轻轻吐了口气,柔声道:“你今日不是来此玩乐的吗?”

虽然孟雁歌表面上看起来跟林思慎很熟络,但其实她对林思慎很防备,从她的口中林思慎压根就没问出什么。

她推开了孟雁歌的手,轻声道:“我不过是随朋友来看看。”

孟雁歌两次三番被林思慎推开,倒也不羞恼,反倒是饶有兴趣的盯着她看:“那你为何要花一千两黄金买下我,是垂涎我美色,还是你吃醋了?”

“吃醋?我吃什么醋?”林思慎有些莫名其妙:“我只不过是看你被那个刘公子牵着很不高兴罢了。”

孟雁歌眉尖一挑,似笑非笑的敛眸道:“所以你就为我花了一千金?”

林思慎勾唇一笑,自信满满:“这你倒不必为我担心,这花出去的一千金,有人会自动送回我手上。”

孟雁歌抓住了她的话中的深意,她目光一冷:“这么说你才是太子的人。”

林思慎没否认,明面上她的确算是太子的人,也不算是什么秘密。只不过她更在乎的是,孟雁歌突然转变的态度。

她半猜测半求证的问道:“那日追杀你的人,莫非就是太子派人做的?你跟他有仇?”

“你不必知道。”孟雁歌眉头紧蹙,她冷冷的盯着林思慎,眼神愈发复杂:“或许,你现下还是快些离开此地吧。”

林思慎神色一凛,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沉声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就是...”孟雁歌的目光落在门外那一闪而过的影子上,她缓缓的贴近林思慎,正当林思慎要躲开时,她快速的伸手按住了林思慎的后脑,而后凑道她耳边低声喃道:“你现在还来得及离开。”

她的话让林思慎僵住了身子,对孟雁歌她虽有防备,却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后颈突然传来针刺一般的微痛,像是被蜜蜂轻蛰了一口,短短一瞬她便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起来。

她猛地推开孟雁歌,伸手捂住后颈一脸错愕的盯着她:“你...你做了....”

话还未说完,她便觉得身子一软倒向了地上。

好在孟雁歌快一步起身扶住了她,林思慎软软的倒在她怀中,一股倦意涌了上来让她浑身没有半点力气,很快她便陷入了昏睡之中。

孟雁歌垂眸看着她,神色极为复杂,半晌之后这才轻声开口道:“若不是你救了我...”

话说了一半便停下了,她将林思慎扶了起来放在床榻上,而后也不知伸手在床边摸了什么,只见床榻突然一翻转林思慎瞬间便消失在床榻之上,不见踪迹。

做完这一切后,孟雁歌在屋内换了一身衣裳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坐在桌边。

没等一会,房门突然被敲响,孟雁歌打开门,一个婢女打扮的女子端着一壶酒走了进来。

待关上门后,婢女突然盯着孟雁歌不满道:“那个人怎么回事?”

孟雁歌淡淡一笑:“没什么,把她送出去就行了。”

婢女对她的回答很是不满,厉声问道:“她是什么人,会不会破环我们的计划?”

孟雁歌瞥了她一眼,不冷不淡道:“放心,她不会坏了我们的计划。”

婢女转过身,冷声提醒道:“若是因这条漏网之鱼发生了意外,长老是不会放过你的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+++++++

林思慎醒来的时候眼前仍是一片昏暗,她好似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了,一股浓重的木漆味飘入鼻腔让她头晕眼花。

她伸出手四处摸了摸,这才确定了自己的确是被关在一个好似木箱一样的东西里,好在木箱似乎并未被锁死,她抬起脚用力一蹬,盖着的木板震了震,一些泥土随之落下。

倒是挺沉,林思慎挣扎着仰起头,双手按在木板上凝力一推。

只听一声响动,一块黑色的沉木被掀飞,眼前终是出现了亮光。

林思慎迫不及待的爬了出来,待爬出来后,她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是躺在一个放在土坑里的棺材中,而她四周竟是一片乱葬岗。

空气中飘荡着浓重的腐臭味,不远处有一个被草席包裹着的身体,往外渗着浓水,几只乌鸦站在草席上,睁着黝黑的眸子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她。

天色暗沉,四周横七乱八的摆放着腐烂的尸体,眼前的情景,再加上乌鸦沙哑凄厉的叫声,更是让人心生恐惧。

刚刚还在满香楼地下的酒池肉林中,一转眼就出现在乱葬岗里,林思慎还在发昏的脑子此时更是一阵生疼。

她有些不解为什么孟雁歌要迷晕她,而后丢在乱葬岗里。只不过昏倒前孟雁歌几句提醒的话,让她心中升起一阵不详的预感。

拢了拢衣裳,林思慎快步从这个阴冷恐怕的乱葬岗走了出去。

这个乱葬岗就在京城外不远处的一片山郊,见四下无人林思慎使了轻功没多久后,就出现在了京城外。

往日此时京城还在开市中,可今日,待她走到城门口时,却见到守城的士兵多了两倍,正对着入城出城的人严加盘问。

心中那不详的预感仿佛得到了印证,林思慎几乎可以断定,满香楼一定是出事了。

好在守城的士兵认出了林思慎,没有盘问就将她放入了城内。

果然,昔日熙攘的京城街巷竟来回穿梭着不少身穿铠甲的士兵,他们神情凝重的守在两侧,百姓们站在檐下三两成堆不知在交谈着什么,只是能看出他们似乎有些惊惶。

林思慎抬起头看向满香楼的方向,只见半空中满香楼的位置正飘起一阵浓重的黑烟,像是着火了。

她没有停留,快步往满香楼走去,还未走近远远就看见林将军正站在满香楼门前,在他身旁还有不少官员,甚至连九王爷也在。

而门前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具具蒙着白布的尸体,满满当当的几乎数不清。

空气中飘荡着皮肉烧焦的味道,还有浓重的血腥味,围在两旁的士兵原本阻拦着普通百姓的靠近,一见到林思慎走过来时,他们愣了愣,而后急忙转头看向林将军,大声喊道:“将军,小公子在这。”

在场的人闻言几乎都将目光投向了一身狼狈的林思慎。

林将军沉着脸走了过来,他看着林思慎的目光中先是惊喜,而后又瞬间涌上了一股恼怒。

林思慎垂下头,轻声唤了句:“爹。”

九王爷负手走了过来,他皱着眉头看了眼林思慎,忍不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,而后又看着林将军,开口道:“没事就好,先让她回去吧。

林将军不为所动,他死死的盯着林思慎,沉声问道:“你今日去哪了?”

林思慎自知林将军已经知晓自己今日在满香楼,她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,一旁的九王爷却又拍了拍林将军的肩膀道:“回去再问,本王看她似乎也挺累的。”

好歹在众目睽睽之下,林将军忍着怒气,呵斥道:“滚回去,等我回去再跟你算账。”

林思慎垂下头:“爹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走了每两步,九王爷突然盯着她的背影道:“婠儿已经知晓了。”

林思慎顿住了步子,一开始倒也没明白九王爷的意思,细想下这才突然明白了过来。

满心复杂的林思慎走了没多远后,回头看了眼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的满香楼,又看了眼满地的尸体,忍不住暗叹了一口气。

原来孟雁歌在那里的目的,是想毁了酒池肉林,不仅如此,这场动乱还死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世家公子。

若不是孟雁歌最后放她离开,恐怕她此时也是九死一生命悬一线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唉,晚了一会。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WenSour2个;上官寒辰、Olivia1个;

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虎口脱险10瓶;你真可爱4瓶;瑾。2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