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都包了(1 / 2)

翌日一早,云千宁醒的时候江淮又不见了。她不知道江淮是做什么的,只知道自从来了这个院子,他变得好忙。

及春备好早膳,喊她用过后,主动带她出门。

“现在要去的是庆南街,尽是商铺摊贩,姑娘若是中意什么,只管同奴婢说便是了。”

云千宁连连慌张的摆手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我,我只是丫鬟而已。”

及春笑而不语,虽然置办家当是江淮随口找的理由,但她手中当真捏着一张清单,挨家铺子买东西。

云千宁两年未踏入如此热闹的地方,一时间还有些难以适应。只能跟紧及春,目光偷偷打量周围的繁荣。

及春似也瞧出她的胆怯,反手一挽亲热的圈住她的胳膊,笑道:“前面不远处有家上好的绸缎庄,公子的衣裳几乎都是出自她家之手,去瞧瞧吧?”

“好。”

云千宁不知她要去绸缎庄做什么,只以为是要给江淮置办,便点头应着。她对一切都很陌生,更不知家中缺什么,及春说什么她便应什么就是了。

及春一直挽着她,绸缎庄很大,里面人也不少。

四周挂着各式各样的衣裳,及春笑眯眯的看向云千宁:“姑娘觉得哪件好看?”

云千宁摇摇头,她只觉得件件都是好的。

“小二,这两匹布包起来,按照我们姑娘的身形请绣娘快些裁制几身衣裙出来。”

云千宁没想到这是给她的买的,刚要拒绝,及春便又看向别的料子去了。

绸缎庄的绣娘来为云千宁量身子,她也不敢开口拒绝,只能任人摆布。

绣娘量好身子,及春又拉着她上二楼。

“楼上都是成衣,少爷特意嘱咐,给姑娘多备几身衣裳。”及春搬出江淮,云千宁不敢再反驳了。

一楼挂着的成衣都是寻常花纹布料的,而二楼则是绣工更加精湛,花纹繁多样式也尽不相同。

及春看她的样子也没问她的意见,自己做主给挑了几件。云千宁像是木头人似的,及春说什么她便做什么。

云千宁换上一套纯白色绣烟云襦裙,及春眨眨眼,笑道:“姑娘仿佛是天生的衣架子,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说着她便要再让她试下一件,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女子清甜的嗓音。

“这身衣服我要了,你快脱下来。”

女子的声音很是目中无人,云千宁不打算生事,转头便要去换回自己的衣裳。

“很抱歉,这件衣裳是我们先看中的,姑娘不如再瞧瞧旁的吧。”及春一把拉住云千宁,凡事总要讲个先来后到吧?

女子不可一世的抬着下巴,她从小蛮横惯了,身边的丫鬟更是满脸嚣张:“放肆,我家小姐乃是御史之女,看你们装扮不过寻常丫鬟,竟也敢对我们小姐不敬?”

云千宁虽不知道御史是什么,但本能的觉得眼前人并不好招惹。她伸手轻拽及春的袖子,道:“算了,我去换下给她便是。”

及春自幼跟在江淮身边,从小到大就没受过气。宁姑娘可是少爷亲自带回来安置在别院的人,又把她调过来伺候。

府上那么多丫鬟,若是个不打紧的何必让她来亲自照顾?这足以说明宁姑娘的重要,及春岂会让她吃半点亏?那不是打了少爷的脸面?

“不过是御史之女,哪里能逼人强换衣裳的?这套衣裙已经是我们姑娘的了,决不让你们。”

及春说着便要掏银子,御史小姐眼神恶狠狠的,指尖指着云千宁怒道:“给我扒下来!”

及春护在云千宁的身前,御史小姐还带着下人,一群人纷纷上前,将及春推开直奔云千宁去。

“放,放开我。”

云千宁被人群拉扯着,及春还护在她身前,见情况不对劲,连忙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一个特制哨子使劲一吹。

哨音尖锐传出好远。

云千宁忽然觉得有只手伸到自己的肩膀上,紧接着还要往她身上摸,她惊恐的张嘴咬了下去,死死的不松口。

“啊!贱人,松口,松,松口!”

云千宁闻言又使劲几分,嘴里都冒着血腥味了。御史小姐见此,更是怒火添了三分,“给我打!”

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绸缎庄的人只看着?莫不是以为出了事,你们能将自己摘干净吧。”

凉丝丝的声音传来,云千宁顿时松了口,泪眼汪汪的看向楼梯口。

绸缎庄的人赶紧跑上二楼将御史小姐的人拉开,及春头发凌乱,云千宁也没好到哪儿,但好在二人都没吃亏。

江淮慢慢出现在楼梯口,旁边还跟着一位妇女,正做低伏小。

“受伤了?”江淮走到跟前将云千宁提起来,伸手摸了一把她的嘴角。

云千宁见他误会,连忙摇头:“不,不是我的血。刚刚有人要扯,扯我的衣裳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