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不行(1 / 2)

这座深山院落院的气氛逐渐糟糕,唯一还置身之外的或许便是努力吃药养身子的小孩儿了,在吃了整整一个月药之后,他终于能下床走动了,虽然每一次不到一刻钟就又被叫回去躺着,可他还是很高兴,乐呵呵的整日挂着笑脸,连圆球的明里鄙视暗地里嘲讽讥笑辱骂也都完全笑着接了,心情脾气好的很,而此刻却是犟起来了,“不……不行!”

“臭男娃娃你说什么?你敢再说一遍吗?”圆球凶神恶煞地吼起来了,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告状的机会,“主人,他不识好歹,我们挖坑埋了吧!”

小孩儿急了,“不……不是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是……”越急越是说不好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冯殃倒也不生气,抬手撑着头慢条斯理地问道:“你不是说我是你恩人,恩同再造,还受不起你一声妈妈了?”

“不识好歹狼心狗肺!”圆球气哄哄的,“白眼狼!呸!”

“不……我不……”小孩儿急的脸都红了,也越结巴了,“是……就是……就是恩人……才……才不能……不能叫……这个……”

冯殃倒是真的有些好奇,“为何?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恩人……不……不能这……叫……叫……这么……”小孩儿急的眼睛都红了,要哭的样子,“就是……我……不能……不能……恩人……”

圆球实在受不了了,冷声冷气又是鄙视又是嫌弃,“主人!虽然我们所在的时代并不在我系统数据所储存的历史中,但是有些文化应该也是相通的,在封建时期,妈妈这个称呼是用作于称呼上了年纪的女性仆人,主人你是小结巴的救命恩人,自然不能用这个称呼你!”

啊!

它在做什么?

它在帮这臭娃娃吗?

不!

不是!

它没有!

它只是不想让主人受这臭男娃娃的结巴!

它绝对不是在帮他!

“对!”小孩儿重重点头,一把抓过了圆球,“圆球……说……说的……对!”

“放手!放手!臭男娃娃你放手!”圆球气急败坏抗,只有主人才能抓它的!

小孩儿连忙松手。

圆球一旋转滚回了主人的怀里,“主人,臭男娃娃他非礼我!”

冯殃低头看了一眼一个劲地往她怀里钻的球,对小孩儿说道,“嗯,我接受这个理由。”

“嗯!嗯!”小孩儿有些破涕为笑。

圆球觉得自己真的失宠了。

“那就喊……”冯殃没管在她怀里作妖的圆球,想了想,继续道:“娘?母亲?还是母亲好点,听得舒服。”

小孩儿满脸错愕。

冯殃又问道:“怎么?也不行?”

“不行!不行!”圆球先闹起来了,“主人,这臭男娃娃怎么能当你儿子!主人,他是臭男娃娃!臭男娃娃!”每当主人的儿子它都失宠的没地方站了,要是真给主人当了儿子,那它在主人这里还有立足之地?而且,他当了主人的儿子,不就一翻身成了它小主人吗?“不行!不行!绝对不行!主人……”

“对!”小孩儿回过神来,像是有人站他这一边底气也足了,结巴也没那么厉害了,“不行的!恩……恩人……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