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8 悄无声息(1 / 2)

王文兴似乎也被那张扭曲狰狞到了极致的脸给惊了惊,手里的鞭子不禁落在了地上,随后便是更大的愤怒,拿起旁边烧的滚烫的烙铁发狠地烫了下去。

滋……

叶扬咬紧牙关才没有叫出来,满腔的愤怒仿佛盖住了烙铁带来的痛苦。

王文兴气的浑身颤抖,“老子让你胡说八道!”

“胡说……八道……”叶扬狰狞大小,“若非心中有鬼……大人……何必如此……”

王文兴铿地扔了烙铁,“本郡守不会在这里与你这蛮人细作耍嘴皮子!你杀了我母亲,又盗走了布防图,来日蛮人若进犯兴安郡,便都是你一人……”

“大人!大人——”便在此时,王管家惊慌失措地从外头跑进来,“大人不好了!”

王文兴在气头上哪里听得了这些话,一脚便踹过去,“本大人好的很!”

“大人……”王管家顾不上身上的疼痛,“大人……蛮人来了!蛮人来了……”

王文兴脸色大变,一把揪起了他,“你说什么?!”

“蛮人来了!”王管家惶恐说道,“城门戍卫方才通报……蛮人……蛮人来了!大人,已经到了城门下了!蛮人来了!”

“不可能!”王文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“大雪封路,蛮人不可能这时候进犯!前方卫所也没有警示,蛮人怎么可能越过卫所的警戒?”话说完,猛然看向叶扬,那眼神跟要吃人似得,“是你!”

“不……”叶扬咬着牙,眼神同样要吃人,“我截住了布防图!他们不可能收到的!是你!是你暗中给了他们——”

“你还敢狡辩!”王文兴直接抽了刀。

叶扬并不畏惧,双目烧着熊熊怒火,“狡辩的人是你吧!郡守大人!”

“老子杀了你——”王文兴扬起手挥刀。

叶扬怒吼道:“大人要杀人灭口吗?!”

王文兴的刀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,肥硕的身躯剧烈抖动着,脸庞也在快速扭曲。

“杀啊!”叶扬发狠道,猩红的眼瞳如同濒死的野兽般,“怎么不杀了?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——”

王管家欲替主子出头,“大人,小人来!”

“滚开——”王文兴一脚踹了过去,气喘吁吁目光吃人般盯着叶扬,“想死?没这么容易!”说完,铿的一声扔了手里的刀往外走去,“给我看好了!”

现在还不能让他死!

不能让他死!

“来人!来人——”

他不信蛮人真的来了!这个时节哪怕是蛮人也不可能出兵,况且他们在已经达成了协议!那群该死的蛮人再不可信也不可能到嘴的肉也不迟吧?更不要说蛮人绝不可能越过前方卫所而不被察觉!哪怕越过了,可郡守府所在县城离前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,蛮人入境,他不可能等到他们到了他家门口了才知道!

叶扬吐了口混血的唾沫,垂下了头,神智渐渐迷失,只剩下喃喃低语,“希望来得及……来得及……”

……

闾州,各郡县在城门前都设有三道防线,城门是最后一道,等王文兴急匆匆来到城门之时,蛮人已经兵临城下了。

人数不多,看起来也不过几百人的队伍,可兴安郡内哪怕是郡守府所在地的郡卫也还不到一千人,什么水平他王文兴也清楚的很,处理一下城里鸡鸣狗盗教训一下地痞流氓还可以,要对上蛮人,怕就一个死字!况且现在大雪封路,又是临近过年,郡卫早已放松警惕,如何抵挡得住来势汹汹的蛮人?!

“锁城门,燃烽火!快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