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4 妇人之仁(1 / 2)

滴血的长剑指了过来。

神色冷淡。

声音更是冷淡。

可不容拒绝的意思亦是明显!

不交便杀!

崔温明白。

殷承祉也明白,明白到了脑子轰隆作响,明白到了浑身发冷颤抖,“师……师父……”可他师父却好似完全看不见他似得,或者应该说……她再也不会看他了!“师父……”

“阿承!”崔温拽住了他,“你站住!”

“不……”殷承祉哪里能应他?“师父生气了!你放开我!我师父生气了!”

“她若是将你当弟子便不会在这里大开杀戒!”崔温怒道,“你看看!你给我看清楚了!”

殷承祉当然看到!他当然看的清楚!他不能慌!不能慌!“师父,你别急,叶晨曦没事,她很好,徒儿这就去把她带过来,你别急,别生气……”

“殷承祉!”崔温又怒又气。

殷承祉攥着拳头,“舅舅,你说的我都懂!可害我们的是安氏,与叶扬父女没有关系!不说当年叶扬亦对我有救命之恩,便说这六年来他在军中为你效命,我们都不能这么对他们父女!”

“你——”

殷承祉目光坚定,“舅舅!安氏是安氏!叶扬父女是叶扬父女!两者不能混为一谈,更不能为了对付安氏而将他们父女置之死地!舅舅,叶扬已经死了,如今就剩下一个无辜的叶晨曦,我们不能再赶尽杀绝!”

崔温双目欲裂,“当初我就不该将你留下!”

“舅舅!”殷承祉明白他的意思,“我并非因为师父才会这么做,哪怕今日师父没有找来,我也不会让你这样做!舅舅,我们不能牺牲无辜之人去对付作恶之人!我们和安氏不一样,我们……”

“妇人之仁!”崔温心痛怒道,“你是大殷的四皇子!你是崔家和皇家的血脉!你——你——”气的浑身颤抖,连话也说不下去了,可便是责骂亦也只是这么一句,“妇人之仁!”

殷承祉眼眶酸涩,舅舅所想的他都知道都明白!可他不是安氏!他不是他们任何一个!若是他学着他们一般,当初他就不会离开京城!这些年就不会安安心心地待在深山不问世事!他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要,便只是坚守着这一份底线!叶晨曦是无辜的,安氏做的再错,也与叶晨曦无关,更何况,安氏早早就抛弃了他们父女!今日更是同样受安氏所害!“请师父稍后,徒儿这就去将叶晨曦带出来!”

崔温一动不动,脸难看到了极点。

“舅舅!”殷承祉看着他,“就算我求你了!”

崔温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又是痛心又是愤怒,但到底还是说了,“人在后院东厢房!”

“谢谢舅舅!”殷承祉松了口气,便急忙往东厢房跑去了。

少年急匆匆的身影消失了。

崔温转身面向冯殃,杀意大涨,“当初我就不该将他交给你!”

“我的人。”冯殃眸色微沉,“何时轮到你来交。”

崔温也不费口舌,直接动手。

在殷承祉说出那些话之时,他便不能留这个女人!

崔家和皇室的血脉岂能妇人之仁?

殷承祉更不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