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5缘何?奈何?(三)(2 / 2)

“阿承……”崔温脸色微变。

殷承祉没让他说下去,有些安慰的话说起来比伤人的话更加伤人,“既然舅舅认为这么做是好的,那就这么做吧,原本我做这些事情便不是为了什么功劳不功劳的,况且,师父也不喜欢。”

崔温一愣。

“师父认为我太过冒险激进,已经罚了我了。”殷承祉笑道,“好在师父还是疼我的,否则怕是要把我逐出师门了。”

“这是她打的?”崔温怒意骤起。

殷承祉连忙摇头,“不是!师父怎么会打我?这是我自己摔的和师父没关系。”

崔温明显不信,不过也没有戳穿他,“以后小心点。”

“嗯。”殷承祉点头。

崔温看着他,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钻出来,最后还是被压了下去,也似乎还有别的话要说,可许久都依然是沉默,直至最后,也只是声音沙哑地说了一句,“既然这事你不反对那就这么办吧,我会吩咐下去谁也不许提你去过蛮族这事。”

“嗯。”殷承祉笑着点头,“舅舅也别再生恼火我不顾自己安危这事了,师父真的已经罚了我了。”

崔温声音多了丝急切和颤抖,“阿承……”可话却依然没有说下去。

殷承祉不在意了,真的不在意,“还有,再多的军务舅舅也得保重身体,不管是崔家军还是锦东,都离不开你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崔温说了三个字,似乎说的很艰难。

殷承祉没有去深思这些,不过便是不深思也明白为何,他必定挣扎了许久才最终做出了妥协,“舅舅,我并不在乎什么功劳,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平平安安。”

崔温眼底的红丝似乎多了不少,“舅舅知道。”

“舅舅还是去休息一下吧。”殷承祉看他脸色更加难看,劝说道:“身体要紧。”

崔温颔首,没有再说一个字。

殷承祉起身,“那我先回去了,师父还在等着我。”

“你师父……”

“舅舅放心。”殷承祉像是猜到他要说什么,“师父很疼我,并未狠心罚我,方才过来的着急,师父怕是会担心。”

崔温目光锁着他。

“舅舅,我真的没事。”殷承祉笑道,“还能和舅舅坐在这里说话,我感激上苍怜悯。”说完又道:“那舅舅休息吧,我先走了。”转身看到了外面还跪了一地的人,又回过来说道:“舅舅,他们也是关心则乱,虽然坏了规矩,但还请舅舅宽恕他们。”

崔温颔首,“嗯。”

殷承祉这才一脸安心地离开。

他并不知道,在他走远了之后,崔温抬手一拳砸碎了手边的椅子扶手。

而在离开了书房之后,殷承祉脸上的笑也消失了,他真的从未想过要去和皇兄争夺什么,为何所有人都不信?连生他的母后连与他血脉相连一母同胞的皇兄也不信!哦,或许最不信的便是他们!

“师父……”他回到了师父身边,没有多余的精神去发现屋里的气氛似乎也有些不对,爬上了榻,小心翼翼地拽着师父的衣角,“徒儿想继续睡。”没有说书房那边崔温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不想说,他很累,真的很累,他只想在师父身边好好地睡一觉,什么也不用想。

冯殃眸色比先前深了不少,抬手抚着他的头,“睡吧。”

“谢谢师父。”殷承祉低声说着,他还有师父呢,还有师父呢。

很快,略微重的呼吸声在屋子响了起来。

圆球从角落里一点一点地移了过来,“主人……他这事怎么了?”

“闭嘴。”

好吧,闭嘴,不吵就是了。

不过那个白光男的事情到底要不要追查下去啊,他居然和蛮族的人混在一起这太危险了,虽然主人也不怕他们什么蛮族大军,可杀人很累的。

作为一个又忠心又贴心的超级人工智能,它怎么舍得让主人这么累?

哎,主人就是偏心,偏心啊!

都是这烂橙子害的!

不过……

要是没这烂橙子胡作为非,也发现不了那白光男和蛮族勾结这事,嗯,好吧,它就多让让他吧。

……

殷承祉这一睡便睡了一天一夜,终于睡饱了醒来,第一眼看到的还是师父,和沉睡之前一样,似乎连坐姿都没有变过,他就知道师父永远都不会丢下他的,“师……啊!”都还没叫完一句师父,脑袋便被狠狠砸了一下,“小球,我都要被你砸傻了!”

圆球恶声恶气,“你本来就傻!砸傻了也正好配的上你这猪脑袋!”

“小球……”殷承祉真糊涂了,他没得罪它吧?怎么才睡了一觉又骂又打的?“师父?”难道师父还生气?

“自己的仇自己报。”冯殃看了他一眼,说道。

殷承祉顿时欢喜了,“是,师父!”

“啊啊啊……”圆球嗷嗷起来,“主人你偏心偏心偏心——”

“小球你跑什么?我不会报仇的,哎你别跑啊……”殷承祉笑呵呵地下去抓球,当然是抓不着了,不过也不妨碍他开开心心的,“小球你下来,下来我们好好说道说道……”

“我才不和一头猪说话了!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猪!”

“我怎么蠢了?”

“你那好舅舅把你的功劳全都抢了!”圆球义愤填膺地骂道,“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!自己小命都是被人捡回来的,居然还有脸抢功劳!还是抢小孩子兼救命恩人的功劳!他还脸当什么大将军!我呸!简直不要脸到极点!”

殷承祉明白了,小球这是在为他打抱不平,“小球,这事和舅舅没关系。”

“你还为他说话!”圆球简直不敢相信,“猪脑袋都比你聪明,把你跟猪联系在一起简直就是侮辱了猪!你这个……咦?”骂人的话停下来了,严肃认真地向冯殃禀报道:“主人,那臭不要脸的人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