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8章 千里之外捎来的破敌之法(1 / 2)

黎明前的风夹杂雪花越发刮的大了,地上嘎吱嘎吱的是积雪踩响的声音,背在人背上的身影痛楚的低吟,一滴一滴鲜血溅在雪地上绽出殷红的‘花朵’。

“屈将军,撑住啊......快到陛下设伏的地方了。”

背着屈元凤的士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身上甲胄加上自家将领的重量,跑出两里,双腿就像失去知觉了一般,周围跑动的人影,也有过来帮忙撑着,减轻一些重量。

“快到了,就在前面!”

有人在前面喊了一声,这让跑在后方的人心里稍稍感到心安,不久之后,有马蹄声响起,远远的扔来火把,翻转的火光里,照出一行三百多人仓惶的神色,过来的那骑士见状不对,连忙射出一支响箭。

咻——

镝声在夜空传开,片刻,那团燃烧的火把四周渐渐有了许多人的脚步声走在雪地上,当先过来的右屯卫大将军柳建武,见到他们,颇为失望的挥了挥手,“回营,让屈元凤来见我!”

“启禀大将军,屈将军他.....”

跟随偷袭的士兵双眼微红,慢慢退去一侧,后方拥挤的三百多人也跟着让开,露出那名背着屈元凤的士兵走上前来,看到趴在士卒背上昏厥的身影,柳建武抿了抿嘴唇,翻身下马赶紧过去,探查了一下伤势。

“赶紧背回营寨,用最好的伤药!快!”

亮起的火光照亮崎岖的路途,设伏的兵马留下部分断后,其余跟着柳建武护送着屈元凤回到十多里外的军营,此时在帐中等候杨广听到动静,放下书册,披上一件皮裘快步出来,见到盔甲染血的屈元凤放去军医的帐篷,招来柳建武问了情况。

“屈将军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回禀陛下,听屈元凤的亲卫讲,他们偷偷摸进大斗拔谷不过七八丈,突然漫天大雪,一个身高一丈有余的僧人出现,诵着经文,刀枪不入,力大无穷,屈元凤亲自断后缠住对方,被打了一棍子......”

杨广皱着眉头,亲自进了帐篷查看了屈元凤的伤势,脱下的甲胄腰部甲片被打的稀烂,不少碎片嵌在了皮肉里,周围更是一片淤黑,确实是重物猛击所致。

“那慕容伏允当真有高人相助,否则哪里会有漫天大雪,刀枪不入的佛陀出现.....”

之前战事顺利,让杨广有了一举收复西北,甚至打通南丝绸之路的把握,然而眼下出了玉门关,眼看就要尽全功,却被迎头痛击,只叫他难受,通过军报,还以为是前面作战不利,找的借口,眼下看来并非如此了。

“要是国师也在此间,必能破贼!”

跟着杨广走出帐帘的柳建武是知晓皇帝口中的国师是谁,不由小心问道:“陛下,不如让臣快马送出消息,招国师前来破敌人法术?”

“千里迢迢,此时才派人回长安,恐怕来不及了。”

杨广回到中军大帐,看着挂着的西域地图,沉默良久,随后转过身来,一拳砸去案桌:“待朕中军两日后赶到,强攻这处峡谷,朕不信区区一隅之地,能挡朕万千雄师!就算用命填,也要做法之人给朕抓到,朕活剥了他!”

柳建武犹豫了一下,重重拱起手:“是!”

天色大亮,化去了积雪,时间悄然流逝中,白皑皑的天地间,一条长龙举着林立的旌旗,蜿蜒而来,在硕大的军营外集结。

军寨之中,躺在皮毛缝制的床铺的身影渐渐醒了过来,闻着浓郁的草药味,屈元凤虚弱的睁开眼睛,腰肋的疼痛时有时无的传来刺痛,干涸的嘴皮嚅了嚅,吞咽一口口水,手臂撑着慢慢坐起来。

“现在几时了.....来人.....现在什么时辰了,本将昏迷了多久!”

虚弱的声音惊动外面的看守,一个士卒掀帘进来,看到已坐到床沿的屈元凤,连忙上前搀扶,一边回头朝外喊同伴通报大将军。

呜~~

屈元凤喝过一碗温水,隐约听到外面苍凉的牛角号,搀着士卒的手臂就往外走,对跟在一旁的另一个士卒催促道:“干什么吹号角?不能强攻大斗拔谷,里面地方狭小,对方只需用法术就能困住我军!快去通知陛下,不能强攻啊!”

嗓音高喊,跌跌撞撞跑出几步,倒在雪地里,又在搀扶下爬起来,捂着渗出鲜血的绷带,一瘸一拐的来到辕门,此时得到通传的柳建武,以及杨广正骑马赶来,见到屈元凤时,暴喝一声:“糊涂!回去躺着!”

“陛下!”

屈元凤不听,跌跌撞撞过去,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来,单膝跪去雪地:“......陛下,那次峡谷不能强攻,慕容伏允身边的会法术之人,定会借地势将我军引入里面,一旦困在里面,冰天雪地,只会让将士们连敌人都看不到,就被活活冻饿而死。”

“朕如何不知晓。”